360数科的2.0年代:从最佳实践到三种模式扩张

  • 时间:
  • 浏览:17

原标题:2.0时代的360个主题:从最佳实践到模型扩展来源:理解笔记

从微信官方账号授权转账的文章:懂笔记(ID:东东_ note)作者:懂神仙

1980年,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为公司提出了一个明确的使命:“让每个家庭的桌子上都有一台电脑。”于是,我们迎来了PC时代;2006年,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认为,每个企业都需要拥有自己的存储和计算能力,亚马逊为此推出了AWS,于是我们迎来了云计算时代。

2020年,硅谷顶尖投资机构A16z的合伙人安吉拉斯奇特(Angela Strange)写道,未来每家公司都将成为金融科技公司。他认为,在不久的将来,几乎每个公司的收入都将来自金融服务;即使是那些与金融服务无关的公司,也将第一次有机会从金融技术中受益。

对此,360数码事业部CEO吴海生表示强烈赞同。在最近的360数字科技开放日上,吴海生也给出了自己的观点:“2020年是新金融产业金融科技转型和转折的契机年。它已深深嵌入金融服务体系,成为反馈经济的独特途径。”不仅如此,吴海生还认为,金融科技也是形成国内大流通的生力军。

未来,每个公司都需要金融技术服务。在这种趋势下,360数字分公司作为行业领先的数字技术平台,也通过将最终用户与金融合作伙伴联系起来,接触并服务于更广泛的用户群体。因此,360数字事业部正在根据其在金融技术领域的最佳实践,逐步转变为具有数字技术能力输出的平台企业;最新数据显示,第二季度360个部门的综合科技服务收入接近50%,也预示着360个部门开辟了新的增长渠道,即将实现从裂变到融合的过渡。

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建立了金融技术领域的最佳实践

纵观金融技术的发展历程,我们可以看到,在最初的几年里,很多以“技术包容性融资”为出发点的金融技术企业慢慢失去了技术的核心,越来越像金融企业。一度,金融科技企业把对传统金融的颠覆变成了行业的主要论调。

事实上,由于金融安全等方面的考虑,金融一直是一个门槛高、监管严格的行业;严格来说,被金融与技术融合颠覆的不是传统金融机构,而是现有金融机构的运营模式。因此,近年来,金融技术企业加快了对技术的接受,并转变为金融技术能力的出口商。

但对于一个企业来说,要成为金融技术能力的输出者,首先要成为金融技术能力的构建者:任何一个企业都很难接受一个知识不是那么渊博的服务商的合作。从这个意义上说,360师自成立四年多以来,一直在进行行业实践,积累自己的能力。

作为一家数据驱动、人工智能平台化的企业,360数字分公司诞生于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安全公司360集团。360数字分行成立之初,专注于金融技术领域,致力于用技术赋能金融业,而非成为金融机构。为了做到这一点,360数学系首先把自己打造成金融技术领域的最佳实践。

通过金融与科技的不断融合,360个部门构建了智能化金融的全环节,实现了全生命周期的精细化风险管理,实现了从用户到金融产品的全环节。通过与数百家金融机构的合作,它们开放并增强了自己的技术优势,并将其转化为新的动能,以促进金融科技改革。

基于自身在金融技术方面的实践,360个科目的注册用户数已超过1.5亿,促成交易4000多亿笔;同时,公司聚集了大量

在吴海生看来,科技公司对金融机构的协助主要体现在三个层面:一是科技公司的技术能力可以帮助金融机构实现目标用户的精准接入和高效转化,包括前端交付和客户群圈定。建模和预筛选等。第二,通过大数据和精确建模,科技公司可以帮助金融机构准确识别用户,提高风险控制的准确性,降低服务门槛,渗透下沉市场;第三,科技企业可以在系统架构、产品运营、场景运营等业务环节推动金融机构数字化、自动化,提高系统性能,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努力构建全方位的金融科技能力矩阵

俗话说,打铁难。在金融技术领域,实现从最佳实践到技术输出者的转变并不容易。因此,360数字科学部必须将金融技术“产品化”,建立完善的技术服务体系,而不仅仅是将技术创新保持在“内部循环”的水平。

通过自身技术人员的研发和与合作伙伴的共同创新,360数字分公司在风险控制层面创造了具有独特优势的产品和技术,并在大数据、风险控制、安全和反欺诈等核心领域形成了一系列产品组件。同时,这些产品可以像乐高积木一样自由组合使用,从而为机构用户提供从客户到贷款的咨询服务、风险控制赋能、运营赋能和IT实施。

在风险控制层面,秉承360集团安全基因的360名受试者在成立之初就非常重视风险控制的建设。目前,由360个部门自主研发的智能风控发动机Argus,已截获100多万潜在新风险,保护100多亿资产,每天挽回数千万损失。

同时,在金融业务运营方面,360数字事业部还基于自身最佳实践提出了数据AI集成解决方案,完成了统一数据平台建设,打造了“震龙智能广告系统”、“天河智能运营系统”、“田文智能销售系统”、“鸿雁智能收款系统”四大系统,实现了用户到金融产品的链接;同时自主研发“北斗机器人平台”和“聚朗智能语音平台”两大平台,为各类业务提供全方位支持。

其中,枭龙智能广告系统可以同时发挥360科和投放渠道的数据和模型能力,实现实时广告优化,实现“人群筛选个性化”;天河智能运营系统可以使整个运营过程更加自动化和数据化,将过去几周的工作量减少到几天,将战略部署时间缩短到半小时,大大提高运营的效率和准确性。

田文智能电话销售系统和红岩智能收款系统通过实时感知并发调度,解决了打电话时因接通率、等待连接等大量待机时间造成的效率浪费。不仅可以快速适应支持各种业务场景,还可以提供灵活的出站流程和策略管理,每天支持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机器人和人工出站呼叫。

借助北斗机器人平台和聚朗智能语音平台,360个数字语音机器人可以完成83%的资产收集、90%的电话营销、91%的客户服务和100%的质量检测,使得接触和服务大规模用户成为可能。

这些成果的取得,一方面得益于360个学科在人才引进和技术研发方面的持续投入,另一方面得益于与合作伙伴的深度合作。其中360数学系与上海交通大学联合建立的人工智能联合实验室为底层技术研发和人才培养奠定了基础;360数字分行与近百家金融机构合作伙伴的合作,实现了多项自主研发产品的验证和应用

从360数码事业部的发展历史来看,公司已经过了线性公司的1.0时代,正向平台公司的2.0时代迈进。过去,在使自己成为最佳实践的过程中,360名受试者继续通过“裂变”扩大其金融技术能力,以改善其金融服务;如今,360数字科技部正在建设一个数字技术平台,以实现金融技术能力的输出,增强整个金融业的权能,并通过“融合”帮助整个金融业的转型。

从行业的“裂变”本身到行业的“融合”,360个数字学科正在开拓新的成长空间。今年第二季度,360名受试者不仅实现了近50%的综合科技服务收入,还将其科技收入从2019年初的0.8%提高到26.9%。预计年底比例达到35% ~ 40%;此外,其技术服务贡献了超过146亿笔交易,同比增长282.3%。

可见360事业部出现了“飞轮效应”:科技成为公司新业务的“增长极”,成为传统业务持续快速增长的“发动机”。今天,当金融技术企业完全去金融化并加速接受技术时,它们也在行业中发挥着更好的示范作用。

正如360事业部首席科学家张家星所说,360事业部以自己为榜样,其经验适用于类似360事业部的金融机构或有金融服务需求的公司,这些公司类似于他们所面临的一些场景或资源。

不久前,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再次强调,金融技术是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我们要坚持“保持创新、安全可控、惠民生、开放共赢”的原则,充分发挥金融技术在提升和促进中国金融业优质发展中的作用。

在这种背景下,作为供给方和需求方的银行都需要从各种场景中获得金融技术服务。通过与全行业分享其成功的实践经验,360数码分公司不仅将为公司开辟新的成长渠道,还将通过其开放的技术优势,与生态合作伙伴共同推动金融科技行业的进步。这不仅是360师的初心,也是公司的机遇。

特别声明:本文经合作媒体授权转载DoNews专栏,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和原出处所有。文章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立场。请联系原作者和原出处进行授权。(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