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盘利物浦2-7惨案:克洛普的傲慢 也要怪阿森纳?

  • 时间:
  • 浏览:23

利物浦2-7负于阿斯顿维拉是克洛普的球队第一次丢7球,也是自1953年9月阿森纳1-7负于桑德兰以来,英超卫冕冠军第一次单场丢7球。

这样一场惨案,利物浦到底发生了什么?

致命意外,比新冠还可怕

本场比赛,赛前利物浦遭受了意想不到的打击:新援蒂亚戈感染新冠肺炎,无缘国际比赛前的比赛;之后,马奈被诊断为新冠肺炎阳性,开始被隔离在家。但对利物浦最大的打击是主力门将阿里森的意外受伤。

为何阿利松的缺阵影响如此巨大?

其实在蒂亚戈到来之前,利物浦就已经建立了完整的体系和战术,他的缺席并没有影响到克洛普团队的基本套;Mane当然是利物浦的大腿之一,但是实力不如但成绩差距不大的jota也给了三叉戟缺席的信心。

三个人中只有阿里森是最不可替代的。范代克和阿里森的加盟是利物浦从“防守型球队”向顶级防守型球队转变的关键。前者为利物浦带来了防守体系的构建,后者则是利物浦高度压迫的最后一个谜题。

阿里森之所以对利物浦的攻防贡献这么大,正是因为巴西门将不仅有着出色的选位意识和球门线技术,而且后场覆盖面很大,传球能力精准。

本赛季英超前三轮比赛(利物浦下半场11-10对阵切尔西,所以上半场数据被选中),利物浦由阿里森把守,门将的位置非常大胆,经常被推到线外甚至禁区外。这样一来,阿里森的前压缩短了门将与后防线的距离,让利物浦在后场有了接球转移球的单点,也压缩了对手的空间,缩短了后防线被刺穿后对手的调整时间。

前三场联赛阿利松的热点图

但是阿德里安和艾莉森不一样。西班牙门将球门线技术尚可,但进攻非常谨慎,绝不会轻易离开小禁区和球门。这样,利物浦防线的大前提导致后卫线与门将脱节,给对手的反击留下了很大的冲刺和调整空间。

死守禁区的阿德里安

克洛普的傲慢,阿森纳也有错?

既然换门将会有这么大的战术影响,klopp如何应对?事实上,klopp根本没有回应。

克洛普的战术中,防守会从锋线构建,前锋压迫传球线后撤支援两翼,中场扫荡对抗,防守线压缩对方传球空间应对迎面而来的长传高球,分工明确,层次分明。这也让利物浦的防线不得不向前压,以免与中前场脱节,整体防守协调性可以铁板一块。

以前利物浦中后卫的前锋压力也是比较讲究的:右路中后卫马蒂普和乔戈麦斯更倾向于主动抢断,同时有相当的带球前进能力,平均位置往往很靠前;而左中后卫更擅长正面防守(甚至取名“范退”),同时肩负着指挥和协调整条防线的重任,所以平均站位会稍微落后于搭档。

原本拖后指挥防守

但在本赛季对阵阿森纳的第三轮,利物浦开始了新的尝试:越位。

在上赛季后半段和本赛季初被阿森纳击败后,“如何克制阿森纳”成为利物浦最重要的问题。当klopp在联赛第三轮再次遇到枪手时,灵机一动,将“越位”战术付诸实施。

造越位

造越位

还是造越位

所以在对阵阿森纳的第三轮比赛中,利物浦似乎被阿森纳的前锋(有时是前锋边卫)给附身了。在对方最后一次传球之前,范代克和戈麦斯并没有想着封盖,而是“往前走两步,让他越位!”阿诺德的位置稍微被耽误了一点,他不得不忍受范戴克的咆哮和咆哮:“不要防守!前压!”

于是,利物浦结束了拉卡泽特、奥巴梅扬、奈尔斯等人越位后的颓势。克洛普似乎很激动,挥挥手:“下次就这样玩吧!”

故意等一秒,就为造越位

定位球也造越位

前压得没谱

所以,在对维拉的比赛中,我们再次看到利物浦的整条防线开始奇怪地移动.但维拉显然有所准备,大家都吸取了拉卡泽特粗心大意的教训。每次进攻都一次次仔细观察利物浦的位置,生怕哪根头发离阿德里安更近一点。

如前所述,阿德里安紧贴球门线,拒绝向前压,也给了比利亚球员充足的反应时间和调整空间。

利物浦名宿卡拉格:“我不赞同利物浦的造越位战术,范戴克应该拖后。”

比利亚通过利物浦后卫线与门将的差距进球后,克洛普并没有进行有针对性的部署,而是继续信任球队整体协调防线的能力。随着第七个进球的到来,这种嚣张成为球队惨败的元凶之一。

顽疾,最奢侈的双刃剑

除了整体战术问题,本场比赛利物浦遭遇7球失利,也存在一些重大漏洞。x因素阿德里安的习惯性失误和压桌对利物浦来说更加危险,这是主力的一大问题:右翼防守。

在利物浦的战术体系中,左后卫罗伯森和右后卫阿诺德以大前锋压力参与进攻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这两名边后卫取代了常规战术中的中场,成为红军放在边上的发动机。

然而两名边后卫沉重的压力也给后场留下了巨大的空间。要解决这个问题,利物浦可以通过罗伯森充沛的体能和左路正折返来弥补,范代克、维纳尔杜姆等运动能力出色的球员也可以辅助防守和掩护。

右路失位

专打你右路

还打你右路

把你右路打爆

但在利物浦的右路,阿诺虽然进攻非常犀利,但受到运动天赋和防守意识不足的限制,经常会失去一对一的防守,而右后卫乔戈麦斯也是一个“插锋狂人”,经常会失去位置。他怎么帮阿诺德?所以右中场亨德森会主动弥补阿诺德过去留下的空缺(wijnaldum在右路的时候也会补位),而强弱悬殊的凯塔几乎做不到这一点。

所有对手不约而同主攻左路(利物浦的右路)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本赛季的四场英超比赛中,利物浦的对手们无一例外的选择了将主攻目标对准阿诺德这边,而这个“可能是足球中最具攻击性的右后卫”在球队防守的时候就成了负担。

运气,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作为人类,利物浦史诗般的厄运也成为了晋级过程的一部分。门将三次无奈的失误,让有问题的利物浦更加困难。(相关阅读:利物浦积分太背!2新冠肺炎国王1神突伤1游戏3丢怪球|gif)

2-7惨败既是天灾也是人祸。好在利物浦还有成功的经验和重整旗鼓的信心。在尝试失败后,利物浦将如何调整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新问题。klopp会怎么做?我们走着瞧。

(长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