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华诉证监会因为要如何?败诉!法院认定瑞华未尽责

  • 时间:
  • 浏览:91

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去年深陷上市公司多起违法案件,因不服证监会对*ST华泽案的行政处罚,向证监会提起诉讼。近日,法院公布了本案一审判决,瑞华的诉讼请求被驳回。

本案由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于2019年12月27日判决。原告是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和王小江、刘少峰、张付平三家会计师事务所,被告是中国证监会。瑞华的主张是撤销证监会对*ST华泽案的行政处罚决定。法院认为,被告的处罚决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处罚幅度适当,原告相关诉讼理由不能成立,法院拒绝支持其主张。

双方激辩瑞华是否勤勉尽责

王小江、刘少峰和张付平都是涉案的会计师。2018年12月29日,中国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瑞华在审计华泽钴镍(简称证券后改为*ST华泽)2013年和2014年财务报表时未进行尽职调查,出具了虚假记载的审计报告。证监会决定没收瑞华的业务收入130万元,并处罚款390万元;王小江、刘少峰和张付平分别被警告并罚款10万元。

瑞华不服上述处罚决定,起诉撤销处罚决定。瑞华的诉讼主张四个方面,证监会也一一回应。

第一,瑞华认为本案行政处罚超过了法定的追溯期限。2014年4月21日出具华泽钴镍2013年度财务报表审计报告,2016年5月证监会立案调查,距原告出具审计报告已有两年零一个月,超过了《行政处罚法》规定的行政违法追溯期限。

中国证监会辩称,瑞华发布的华泽钴镍2013年度财务报表审计报告是在2014年4月21日,中国证监会于2015年12月18日从瑞华获得了2013年和2014年年度报告审计工作底稿的电子版。违法行为的线索已经进入国家公共机关的视野,可以认定违法行为已经被发现。因此,中国证监会发现原告违法行为的时间不超过两年。

二、瑞华声称,审计工作完成后,证监会因收到相关线索,对华泽的钴、镍进行了专项检查,随后发现财务报表存在严重错报,不能证明原告没有按照审计规则进行审计工作。

证监会认为,华泽钴镍2013年和2014年的应收票据期末余额分别占当年总资产的38.84%和32.43%,意义重大;对应的票据都是期前集中背书转让,期后集中背书转让。连续两年盘点日实际票据余额为零,不正常。瑞华没有对上述重大异常保持专业怀疑,也未能识别财务报告的重大错报风险。此外,在2013年和2014年的应收票据对应凭证中,原告没有对回复传真、时间高度集中的异常情况给予应有的重视,也没有设计和实施必要的审核程序进行核实。对于这种异常情况,没有任何解释予以关注,审计文件中也没有任何实施审计程序的证据。

第三,瑞华还表示,内部控制程序的固有局限性决定了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过程中无法发现被审计单位的舞弊行为。本案中,华泽钴镍非法披露信息是公司精心策划的欺诈行为,极其隐蔽,现有的审计技术和手段根本无法发现。

中国证监会认为瑞华未能按照审计准则的相关要求进行审计。在审核2013年及2014年年度报告期间,瑞华并未就公司是否存在欺诈行为以及公司治理如何监督管理层识别和应对欺诈风险与公司治理进行直接沟通。

3

关于行政处罚是否超过期限的问题,法院认为,原告的违法事实属于华泽钴镍信息披露的违法事实,如果发现华泽钴镍违法行为,可以找到原告违法行为的线索,被告处罚决定没有超过处罚期限。原告认为原告必须正式立案调查才能视为发现,是对法律规定的错误理解。因此,法院不支持原告的主张。

本案中的另一个争议是瑞华是否勤勉尽责。法院认为,在本案中,瑞华没有直接与公司治理层沟通公司是否存在舞弊以及治理层如何监督管理层识别和应对舞弊风险的过程,无法了解治理层在这一过程中发挥的作用,从而无法有效了解被审计单位的内部控制运行状况以及由此产生的错报和舞弊风险,给审计工作留下隐患。

法院指出,原告在审计工作中未能按照审计准则对华泽钴镍内部控制进行有效的风险评估。之后虽然发现内部控制风险,但面对应收票据重大异常,没有保持合理的专业判断和专业怀疑,信件认证程序执行中暴露的问题没有得到进一步验证。同时,在内部控制风险、票据合理性存疑的情况下,原告仍采用期后计票、回卷计算票据期末余额的方法,未能有效降低审计风险,从而增加了注册会计师出具不当审计意见的可能性。因此,可以得出结论,原告进行的审计未能提供审计准则要求的合理保证。对于审计报告中的虚假记载,原告提供的证据和陈述答辩不能排除其过错。被告认定其在审计工作中不勤勉、不负责,法院应予支持。

综上所述,被告处罚决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处罚幅度适当。原告相关诉讼理由无法成立,法院不会支持其主张。法院裁定原告的诉讼请求被驳回;受理案件的费用由原告承担50元。

新京报壳牌财经记者顾志娟主编赵泽校对李明

(原标题:瑞华诉证监会案结果如何?输!法院认定瑞华不勤勉,不负责)

(主编:钟_NF5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