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太阳走出崩溃边缘?批量资产股权生变:杨寿海提千亿市值愿景

  • 时间:
  • 浏览:90

原标题:红日从崩溃边缘走出来?批量资产股权变更杨寿海1000亿市值愿景

新京报壳牌财经记者朱

9月15日,新京报壳牌金融记者获悉,南一农集团资产股权变动频繁,近期退出多家企业,其中一家被国有大型企业中国盐业集团公司接管。

今年5月,红日集团流动性问题公开,红日46亿元资金被南艺农业集团占用。5月底,情况似乎突然改变,红太阳宣布,资金占用问题已经解决。今年6月,杨寿海甚至表示,未来三年,他将创建一家年销售额和市值超过1000亿元、年利税超过50亿元的公司。

然而,杨寿海公司的麻烦还在继续。南艺农集团自今年3月以来,多次被法院列为遗嘱执行人。红太阳7月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目前调查仍在进行中。

持续资产处置

根据南京华阁置业有限公司的工商资料,其唯一股东最近由南京第一农药集团有限公司(「南益农集团」)变更为南京国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国诚生物」)。

此前,7月7日,南一农集团刚刚从国成生物手中接过华歌地产。此前,华歌地产由南艺农集团全资子公司南京红日现代服务业发展有限公司控股,并于2019年9月被国成生物收购。

国成生物由41个自然人股东持有,也与南一农集团有渊源。根据红日2011年披露的文件,国成生物在2009年成立后由杨寿海转让,持股比例为5.73%。目前,国成生物仍是江苏国兴的股东之一。

根据另一家企业南京红日跨境供应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日供应链”)的工商信息,其出资人于7月14日变更,唯一股东由南京世界村云数据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变更为南京俊森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同时变更。

红日供应链成立于2017年1月,注册资金11.8亿元。其原唯一股东南京世界村云数据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是南一农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至于红日供应链新股东南京骏森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骏森科技”),则由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监管的大型国有企业中国盐业集团有限公司间接全资拥有。

根据企业搜索的信息,除了新成为红日供应链的唯一股东外,骏森科技还参与了一家名为南京诺森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企业,该企业成立于今年4月,股东为骏森科技和南京热盛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除了红日供应链,南艺农集团还退出了另一家现代服务企业。

根据海南红日现代服务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红日”)工商信息,其出资人于8月4日变更,原持有35%股份的南京红日现代服务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日现代服务业”)退出,原持有65%股份的另一股东海南逸仙城杨康投资有限公司成为海南红日的唯一股东。

海南红日成立于2013年12月,注册资本1亿元。主要从事现代服务业的项目策划、投资、运营和管理。在上述股权变更前,红太阳现代服务业是海南红太阳的唯一股东,直至2019年6月海南怡和城杨康投资有限公司接管。

红日现代服务业也是南艺农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根据南艺农集团2015年9月发布的一份发布文件,截至2015年第一季度末,红日现代服务业总资产5.33亿元,总负债3.07亿元

海南怡贤成杨康投资有限公司股东为海南木海田丽农业投资有限公司和海南凌海游艇渔业有限公司,均为自然人股东。

根据海南省人民政府事务官网公布的会员王、林世良2016年提交的《关于支持南丽湖打造休闲康体养生胜地的建议》提案,南里湖围绕休闲、健康、养生主题进行招商,确定的项目之一是海南红太阳现代服务业发展有限公司拟投资56亿元建设国际农业文化博览园,建设旅游、健康、商务、娱乐等多种旅游度假服务基地。壳牌金融记者尚未获悉上述项目的后续消息。

此外,南益农集团还于8月18日退出了之前直接持股8%的安徽世界村新材料有限公司。但南益农集团全资拥有的南京红日新能源有限公司和参股的南京红河一号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仍是安徽世界村新材料有限公司的重要股东,南益农集团仍持有公司的控制权。

折叠边缘

继续股权变动,杨寿海怎么了?

记者注意到,今年6月10日,杨寿海在讲话中表示,自去年10月以来,环境保护、安全、资金短缺、全球经济对抗、世界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等“五大”外部叠加危机,引发了红日资本链危机,一度将红日推向崩溃边缘。

南艺农集团是江苏企业家杨寿海的主要骨干企业。

工商资料显示,南益农集团的全资股东为江苏国兴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兴投资”),杨寿海持有国兴投资69.98%的股权,也就是说他持有南益农集团69.98%的股权,实现控股。

杨寿海旗下的另一个重要行业是南京的大型民营企业红日集团,该集团去年首次闯入中国企业500强。

红日集团的股权结构为高淳国有资产管理(控股)有限公司持股51%,南益农集团持股49%。还有一家上市公司红日(000525。SZ)在杨寿海的资产图中。南益农集团是红日的控股股东,红日集团是其第二大股东,杨寿海是红日的实际控制人。

在资本市场上,红日是出名的。2012年完成宁天龙A重组,实现农药行业整体上市后,扩展到植保科学、植物营养、医疗保健、保健食品、健康农业、新材料、新能源汽车、工业大数据八大行业。

去年7月,在新华社《金融日报》的一篇报道中,杨寿海提出,到2025年,红日将创造1万亿市值。“打造两个世界知名品牌,打造三家财富500强公司和五家上市公司,培育六十亿级工业企业,培育八家独角兽公司,市值销售超万亿……”在红太阳的基本布局和盘面上,杨寿海设定的红太阳“2025计划”是这样的。

那么,红日是怎么闯祸的呢?

早在2019年9月,记者就注意到红日股价一度大跌,从9月下旬的12元一路跌破两位数,跌至11月下旬的8.01元的最低点,两个月内损失约三分之一的原市值。

股价下跌直接影响股权质押比例高的上市公司大股东。

根据去年9月下旬红太阳的公告,截至2019年9月25日,南一农集团直接持有上市公司2.71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46.58%;累计质押上市公司股份2.44亿股,占其直接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90.16%,占上市公司股本总额的42.00%。

很快,股权转让的消息逐渐出现。

2019年9月26日,南益农集团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红日非限制性股票375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0.65%。

2019年11月,红日再次宣布,南益农业集团计划与第三方讨论转让部分股权,并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

工商数据显示,南益农集团于去年9月退出了原本全资拥有的江苏红日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南京国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为后者新的唯一股东。

根据红日此前披露,截至2018年10月底,红日药业集团总资产11.37亿元,总负债10.18亿元;2018年前十个月实现营业收入5.38亿元,净利润5476.6万元。

至于红日药业集团新股东南京国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工商数据显示是由几十个自然人股东持有。国润生物与南益农集团也有交集,参与南益农集团唯一股东江苏国兴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6.46%。

到去年11月,违约的阴影开始显现。

2019年11月下旬,红日宣布获悉,2019年11月13日,招商证券因南益农集团在招商证券办理股票质押回购交易引发的协议约定违约条款,对南益农集团质押的少量红日股份(58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0.10%)违约,属于被动减持。

根据2019年年报,南一农集团出现流动性危机,占用上市公司非经营性资金。报告期内,新占用金额达到46亿元,将于今年5月28日前偿还。

至此,红太阳的困境被公之于众。但仅仅过了一小段时间,5月底,红日宣布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的非经营性资金余额已降至0.00元。

红太阳还表示,将进一步增强合规意识,规范公司运作,完善内部控制制度,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杨寿海在今年6月的讲话中说,我们重振了在生死线上挣扎的红太阳,未来90天将完全恢复。与此同时,我们将在未来三年内打造一家年销售额、市值“翻一番”1000亿元、年利税和利润“翻一番”50亿元的世界“小巨人”零负债高科技国际品牌公司。

杨寿海为什么走出财务困境?

根据官方的说法,这取决于主营业务的现金流。红日集团官网显示,红日正在充分发挥主营业务优势,通过聚焦、增效、转型,努力化危机为机遇。其中,公司用于蝗虫防治的绿色环保农药系列供不应求,创造了充裕的现金流。

然而,记者注意到,根据2019年年报,农药销售是红日的主要业务,收入占98.35%,但该部门的收入同比下降22.86%。红日表示,环境危机和“3.21”响水爆炸事故给公司带来了严重影响,其“五大”子公司平均停产86天,规模和效率大幅下降。

受疫情等因素影响,红太阳预计今年上半年业绩将大幅下滑。根据公司发布的半年度业绩预测,预计报告期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为4500万元至6750万元,比去年同期下降73.03%至82.02%。

其实杨寿海的压力不小。

在宣布红日将在未来90天内完全恢复的次日,安徽省池州市贵池区人民法院出具(2020)皖1702知保209号行政裁定,因中国银行池州市分行申请,责令冻结执行人安徽世界村功能饮料有限公司、红日集团有限公司、南京第一农药集团有限公司名下价值1950万元的财产。在上述执行者中,安徽世界村功能饮料有限公司是红日药业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目前红日集团、南益农集团、杨寿海持有的红日股份大比例质押。

根据红日7月29日的公告,红日集团、南益农集团和杨守海控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