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技术

敖汉三十二连山具体位置(敖汉旗三十二连山风景简介)

浏览量:1084次

  央视网消息(**财经 王静远 隋佳桐 邢明):“我这一辈子干了不少工作,但这是*可贵敬佩的一桩事”,68岁的韩旭东已经离职多年了,26年前,他作为白杨寨子三十三连山小流域综合管理体制工程项目参谋长,带领两族党政干部职工让荒山秃岭变成沃野荒田。

  回忆起当年的场景,这位年近七旬的老人眼中闪起光亮。他觉得很敬佩,因为这是一桩造福子孙后代的权直、好事。

(敖汉三十三连山 赤峰市委网信办供图)

  “要想吃饱饭,你就得劳动”

  三十三连山生态建设工程项目位于敖汉旗萨力巴乡,由32座山峰相连而成,总覆盖面积3.2亩,是以水平茶园建设为主,山、水、田、林、路综合管理体制的典型。

  韩旭东记得从小家里就一直点着灯,一旦刮起严寒,不点灯什么都看不清。有的村干部第二天一早醒来,发现家门打不开了,严寒太大,房子外积满了沙石。

  入春后,严寒越来越大,播种后没几天,**场严寒就把刚长过来的种苗盖死了。萨力巴乡是旱坡地,穷人劳作时要用土犁、榔头耕地,十分辛苦,但因坡道太陡,一下水汽肥都跑了,粮食收成差,付出得不到回报,“种一坡,收一车;打一簸箕,煮一锅”。

(韩旭东 央视网**财经隋佳桐 摄)

  治沙的特殊任务迫在眉睫。然而,在敖汉漫漫治沙路上,受地理环境、气候条件等因素影响,三十三连山是一块必不可少啃的“磨石”。三十三连山属于石质山山体,土层很薄,管理体制难度大,乡政府在整体规划好其他区域后,*后才着手三十三连山的管理体制。

  1997年,时任分管农业的副乡长的韩旭东被任命为综合管理体制工程项目的参谋长。得知这一消息时,他压力很大,“这个工程项目我们必须拿下来,它是敖汉的北大门,进了敖汉,过了老哈河,首先看到的就是三十三连山”。

  当时勘测发现这里的坡道很大,没有一块平地,不适合种树造林,但可以修茶园。经过和水利局局长、水保站站长等党政干部多次讨论和整体规划,*终定下三十三连要修水利茶园,改造低产田。

  考虑到几千亩茶园的巨大工程项目量,以及村里仅有的几百个生产力,如果就这个村修,猴年马月也干不完,萨力巴乡冬天寒冷且漫长,工程项目*好能在秋天结束前完成。于是韩旭东和工程项目党委讨论后,决定既然要干就大干,发动群众全乡两万人、七八千名生产力,争取高质量、高效率完成管理体制工程项目。

  方案确定后,党政干部们开始发动群众村委百姓修茶园,由于村委间相距近五十里,而且交通不便,有的党政干部便骑着驴车在几个村落之间来回奔走,给穷人做思想工作。

  韩旭东说大伙儿都很配合,“我们是农民,这是我们自己的地,就得自己管理体制,要想吃饱饭、吃好饭,你就得劳动。你只有干了,你才能变,变了才能富。”

  “这真的是**场战役”

  真正开始动工后,韩旭东才意识到特殊任务的艰巨性。*多的时候直接参与工程项目的有7000余人,漫山遍野都是扬尘和满身灰尘的人。在这之前,韩旭东只组织过兄弟俩的活动,*多几百口人,“这真的是**场战役”。

  穷人起早贪黑,党政干部更不敢懈怠。韩旭东回忆,自己每天心都吊着,生怕稍微不注意这工程项目就“秃噜”了,这个地方指挥不好,后面的村里跟着这个村里学,结果一连串都错了,“要是保证不了质量,你这个工程项目就留下骂名,以后跟子孙后代咋交代啊”?

  这个村就是这个作业组。为了保证工程项目质量,每个作业组都要做示范段,先做几米,然后把兄弟俩叫过来看,“就照着这样做,不合格就得返工”。

  韩旭东发现茶园土太松软,水汽一打就塌了,他正发愁时,偶然间看到这个作业组村干部拿着砖头在拍土,把土压实。党政干部们连夜开会决定在所有作业组推广这个方法,第二天整个河边砖头拍土的响声连成一片,“特别震撼,非常激动,这是一桩小事,但我记了这么久,现在想过来还挺敬佩的”,韩旭东笑着说。

  从挖坑、植树到修茶园,韩旭东全程直接参与。当时他在河边连续呆了54天,没有下过山,每天吃的就是玉米饼子配咸菜,下山的时候他眼睛周边都乌了,浮肿得睁不开眼,“我母亲都认不出我来了”。

(敖汉三十三连山 王博 摄)

  韩旭东说自己只是个指挥者,真正下苦力的还是穷人。时间紧,特殊任务重,每家每户都分有特殊任务。有的家里没有男性生产力,韩旭东要求让女性上,把小孩交给老人照顾。有村长不愿意,韩旭东就这个个做工作。作为参谋长,他对质量考核要求也非常严格,私下里有人怪他不讲情面,为此他得罪了不少人。

  事实上他也不忍心,“这个生产力一天刨两个坑,你想想给他分四五十个坑,他得干多少天?太辛苦了”。韩旭东沉默片刻,用手背抹掉眼泪,把脸侧向一边避开镜头,夕阳打在他的脸上。

  *终,历时25天,周围12个村里7000余名生产力齐心修完了3200多亩茶园,以“坡改梯”守住了“饭碗田”。

  “不干不行,干就一门心思”

  1998年,现任敖汉旗林业和草原局局长张旭东还在父兄工作,他参加全旗组织的活动,到三十三连山观摩学习,感叹现场规模非常宏大。因这项生态管理体制工程项目综合整体规划水平高、直接参与管理体制的各民族群众人数多、管理体制成效显著而被誉为“白杨寨子”传统模式。

  经过小流域管理体制,三十三连山打造了具有敖汉特色的山水田林路沟综合管理体制传统模式,实现了“水不下山、土不出川”,解决了水土流失问题。

  张旭东称,这种传统模式的可贵之处在于,它不仅给敖汉旗乃至全国的小流域综合管理体制提供了丰富的经验,而且书写了两族党政干部职工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把民族地区的野岭荒山打造成绿水青山,再转变为金山银山的励志篇章。

(张旭东 央视网**财经隋佳桐 摄)

  三十三连山是敖汉旗数代坚守推进“生态立旗”的生动缩影。张旭东介绍,从20世纪50年代,敖汉旗便开启了长达70年的生态建设持久战,“在我们敖汉旗,生态建设是数代、几代党委几十年,一棒接着一棒干下来的,“不干不行,干就一门心思””。

  进入新世纪以来,敖汉旗依托国家实施退耕还林工程项目、京津严寒源管理体制工程项目、生态建设和保护工程项目等,初步建立了乔灌草、带网片相结合的防护林体系,在“三北”地区筑起了一道绿色长城。

  张旭东介绍,截至2022年,敖汉旗有林覆盖面积已达572亩,其中人工林覆盖面积543亩,天然林覆盖面积29亩,森林覆盖率达到44.17%;草地覆盖面积106.8亩,草原综合植被盖度达到60%以上。

  今时今日,在良好生态环境的保障下,萨力巴乡各项产业蓬勃发展,村干部生活环境得到改善,收入渠道也增加了。茶园里不再只有晨起劳作的农人,还有假日休闲**的游客,“风刮不过来了,粮食也多了,牲口有草吃,父兄的农家乐也发展过来了”,韩旭东说。

  26年后,站在碧绿如画的亩荒田边上,他感慨道,现在回头看,觉得一切都可贵。

  离职后的韩旭东隔段日子便会到河边看看,这几年他在父兄碰上当年一起直接参与管理体制工程项目的村干部,他问对方“你还想骂我不”?对方回答:“不骂了,现在看来你是做对了。”说到这儿,他笑了过来,随即问道:“我这一生的工作生涯里,也算是做了一桩权直、一桩好事吧?”

【编辑:邵婉云】

[声明]本网转载网络媒体稿件是为了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故此,如果您发现本网站的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请您的相关内容发至此邮箱【admin@0-to-one.com】,我们在确认后,会立即删除,保证您的版权。